诊所服务时间:8:00-21:00

预约电话:0533-3113895

心理驿站News

女人和男人的直觉

   1995年5月巧日,有一则新闻,它可是我亲身经历的事件。几个月前,我和约翰-贝内特(JohnBennett),即新时代慈善基金会(NewEraPhilanthroPy)的创立者,有过一次吸引人的谈话。我们都是另一个基金委员会的顾问,在喝咖啡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基金会由7个百万富翁资助的事实不是完全真实的。像约翰-邓普顿(JohnTempleton)和劳伦斯-洛克菲勒(LauranceRockefeller)这样的人,只是为了鼓励其他人贡献慈善事业做做样子。这些捐赠其实都是其他个体匿名捐赠的,许多钱都是从差不多400个组织中筹集到的。对于新筹集的资金,他们能以新时代慈善基金会的名义用于其他可以回收到双倍的钱的项目,赚得的利息用于新时代的运作成本。按照这种办法运作6个月后,这些慈善团体筹集到的捐款就会翻倍。
 
    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我感到有点震惊和心动,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妻子和朋友。后来,我知道我和其他人一样成为贝内特谎言的倾心者之一,整个事件就更让我惊讶了。事实上不可能有匿名捐赠这种事,多亏会计人员的怀疑和勤奋,这个涉案金额达3.56亿美元的“庞氏骗局”①、不切实际而无法实现的计划瓦解了。这真是个奇迹,编造一个注定失败的方案,把自己和家人全部卷进这个烂摊子里。最终,贝内特进了牢房。
 
    有多少同样的事,都是因为相信直觉而使人们误人歧途。我后来开玩笑说,贝内特在邀请我投资时,我应该怀疑的,我的内心告诉我他是会骗我的,但奇怪的是,杰姬-拉森,一位妇女,一眼就看穿了真相。大多数被贝内特耍的都是男人(或许是因为男人太想控制他们追求的金钱),这说明女人的直觉确实强于男人的直觉吗?在我的经验里,许多问题都涉及到“直觉”。
 
    性别和同理心。据调查显示,女人更有可能将自己描述为是富有同理心的,即和高兴的人一起高兴,和流泪的人一起落泪。在某种程度上,同理心的性别差异扩展到可观察的行为上。女人有时更容易在另一个人悲痛时哭泣或感到悲痛,这种同理心的差别有助于解释男女在朋友关系上存在的亲密感的差异,女人比男人更享受和善于培养更亲密的朋友关系。而且在寻求同情和理解时,男人和女人通常都求救于女人。性别和情感解读。关于同理心的性别差异的一个解释是,女人善于解读别人的情感。朱迪思-霍尔(JudithHall)做过研究,分析了125个被试对非语言暗示的敏感性,结果发现女人在解读情感信息方面普遍强于男人。当一个无声短片显示一个难过的妇女的脸时,女人能更准确地猜出这个妇女是在批评某人,还是在讨论离婚。有实验证明,虽然男孩在SA丫②推理测验中平均比女孩高45分,但女孩在解读面部表情方面比男孩强。在其他的实验中,女人对非语言的敏感性使她们拥有察觉谎言的潜力。女人在辨别一对夫妻是自然浪漫的还是矫揉造作,辨别一张相片中的两人谁是主导者等等,这些方面要比男人强。
 
    女人的敏感性解释了她们不管在压抑的,还是喜悦的情境里,都是易起反应的,这对女人擅长非语言表达情感非常重要。尤其是积极情感,埃里克:扣斯(ErickCoats)和罗伯特-费尔德曼(RobertFeld-Inan)报告说,让观察者看5秒钟的无声录像片段,片段的内容是男人、女人们回忆他们过去的愉快、悲伤和气愤。结果显示,女人的愉快更容易被识别出来。
 
    性别和认识方式。性别直觉差异很容易被夸大,有些男人对非语言信息比普通女人要更敏感。这种差异是事实,但是一些女权主义者自以为它是“女人特有的一种认识方式”。据说,女人比男人更多依靠直觉和个人角度来认识世界,看看(怀疑论者》杂志①对21世纪最杰出的科学怀疑论者的排名,前24位全部都是男性。同样,2001年普罗米修斯出版社对春、夏季度“科学和超常”版块进行目录检索,在检索出的最主要的怀疑论者作者中,就有110位男性和4位女性。为了做比较,我和助手搜索了与直觉主题方面有关的作者的性别,有52%是女性。接着,我又统计了253本新时代出版社出版的书,结果只有37%的作者是女性。怀疑论看起来是一种男性文化,直觉和精神性更多属于女性。彭尼-皮尔斯(PenneyPeirce)在《直觉杂志》(In-tuit动n加rag画ne)里解释:“直觉总是在温柔和沉默中闪耀”。她鼓励她的读者摒弃掉“男性思维”,即男人和女人们用来获得具体月标的思维。我们经常处于运用左脑的男性思维里,而且我们觉得这很正常。我们经常忘记,我们还有另一个相对等的力量,它是安静、从容不迫的,并且是毫无紧张的―女性思维。女性思维是非目标定向的,它只是观察,不管它注意到什么,注重和享受当前的存在。
 
    但是,其他学者,包括女性主义者会提出疑问,这种性别差异真的是天生固有的吗?或者它是从属于社会敏感性?在现实中,社会地位低①(怀疑论者)杂志(S触拼ical峋~),属于科学和推理方面的杂志,主要反对当今到处横行、误导人们的神秘主义和伪科学,目的是从事实的角度来使人们获得科学知识和前沿认识。一一译者注
 
    的人(男性或女性)学着去迎合上级的暗示,当他们变成老板时,这些人可能关掉他们这种从属功能。看看一个和表达方式有关的类似现象:男人更经常扮演有权力的角色:果断地谈论,冒昧地打断别人,与人接触限于握手,更多盯着别人,少笑容;同样的角度,女性的影响方式倾向于非直接的:少打断别人,更敏感、更有礼貌,更少骄傲。因此,女人应该停止这一切假装:微笑、转移眼光、忍受打扰、迎合微细的信息,取而代之以直盯别人、果断地表达、自以为是吗?朱迪思认为:不应该。她尊重女性的非独裁主义的交流方式,她说,“如果假定女人的非言语行为是不受欢迎的,那么人们还会有更进一步的设想:男人的行为是常规的,女人的行为是异常的,并需要进一步解释”。进化论心理学家用基因和文化的共同作用来解释这种性别的差异。进化压力选择了那些善于读懂孩子和配偶的非言语表达的女人(雄性激素旺盛的男人则外出打猎,提供食物),蒂凡尼-格雷厄姆(Ti肠nyGraham)和威廉-伊克斯猜测,“经过长期这样的进化选择后,这些微细但适应性的性别差异变得越来越明显了”,最后男人和女人分别具有不同的生存智慧。基因和文化共同作用的最终结果是:女人不仅仅被看成比男人更能解释非言语信息,而且人们也希望她们能更善于解读非言语信息。
 
    不管什么原因,西方传统历来认为理性思维是男性主义的,而直觉是女性主义的。女性主义历史学家伊夫林-凯勒(Evel"Fo、Keller)解释这就是“女人的认识方式”,玛丽-布兰恩克(MaryBelenky)和她的同事则提出反驳,认为我们应该提供更大的空间给个人化、主观性认识和直觉内在的声音。在她看来,女人通过进入别人的内心,可以排除竞争性思想,更少进行敌意的详细审查,取而代之以友好的谈话,这样她们能知道和体验别人的思维方式。布兰恩克和她的同事可能夸大了性别差异,但她们的反驳能从非语言敏感性和自我报告的同理心里找到支持。此外,罗斯玛丽-拍西里(Rosem脚Pacin)和西摩尔-爱泼斯坦通过量表测量合理性(例如,“我享受智力挑战”)和经验主义(我倾向于依赖直觉印象),发现性别差异的存在。她们说:男人比女人更喜欢认为自己有理性思维能力,而女人更喜欢认为自己是善于依靠经验的。同样,在梅耶一布里基斯人格特质问卷测试中,10个男人里几乎有6个评价自己为思维型(声称自己通常逻辑客观地做决定),4个女人里有3个评价自己为感觉型(声称自己基于自己良好感觉来主观地做决定)。
 
    当我在写这本书时,我的朋友玛丽-皮弗(M脚Pipher)为她的新书稿(走近美国的世界难民》(theM动以leof及犯。彻加陀:几e肠而、双子价,黔ComeTo口ur入则n)征求我的意见,她研究美国难民的经历更多是通过饮食调查、移民研究、健康数据等途径进行。皮弗亲自参与到来自东欧、非洲、美洲和亚洲的难民群体中,成为这些人的一个助理教师和咨询顾问,和他们分享晚餐,一起野外宿营和参观移民服务中心。她很同情和理解当地居民,当然她也允许我们参与其中。布兰恩克认为皮弗的读者主要是妇女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不解释或夸大性别差异,女人也可能是敌对性怀疑者,男人也可能敏感的和直觉的。这两种认识方式可能有互补的地方。理性的怀疑论者也许应该让自己开放地面对其他的认识方式,直觉也许应该加强它们的批判性思维。
 
    我想知道这种表面上公认的性别差异是否体现在人们参加某种团体活动上。分析来自全国民意调查中心(NationalOpinionResearchCenler)自1972以来对4万人口的调查,我发现23%的男人和33%的女人报告他们至少每周参加一次宗教性服务。我也想知道这种在怀疑论上和精神性上的性别差异,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与女人更多地自我报告“同情,以及与别人的联系”有关?女人花费更多的时间照顾儿童和年老的父母,与男人比起来,她们会寄送3倍的礼物和贺卡,写2一4倍的信件,多花10%一20%的时间与朋友和家人进行电话沟通。如果要求她们提供照片,女人更会拿来与父母和别人一起拍的照片。事实上,女人和男人的相似性更甚于差异性,但是就这点差异使我们相互吸引,女人看来富于同情心,对非言语暗示更敏感,而男人更富于理性。

TAG标签:

时间:2018-09-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猜你喜欢

热门产品